门口小贩:

ED「アイリス」完整版歌词翻译
真的!太厉害了!后半段的歌词全是……刀啊!是40米长刀啊!!是真真正正优吉欧的歌啊[泪]

更新1:根据蓝井对于Iris的采访,Iris花语是希望,是心爱的人总是能给予自己希望的意思,所以「Be Iris to you」应该就是「让我成为你的希望」了吧……


更新2:小伙伴指出最后一段【いつも隣で感じてたから いつかまた】这里歌词错了,应该是【いつも側で感じてたから いつかまた】,虽然两个都是【在身边】,但そばで多了一层唯心的意思,即使分开也能使用的是そばで,而隣で一般是物理上在身边……联想优吉欧之后的剧情,这歌词太可怕了!到底有多用心!...

ep13感言

*会有不舒服的言论,不接受的就不要点进来看了,不想撕。                                              ...

【三山】线(4)

*OOC属于我

 

 

寂静。

死亡一般的寂静。

什么也感觉不到,就连自身的存在都像是融入虚无般。

三日月直觉意识再这样下沉会很危险,然而与这广阔的黑暗对比,他的意识显得如此渺小无力。

——再这样下去,或许会就这样消失也说不定。

 

一闪而过的画面出现在脑海,那是飞扬的白布冲向混乱战场的画面。

 

「要是消失了,他会怎么想呢?」

 

不知意识下沉了多久,在黑暗中时间的概念是很容易混淆的。三日月只感到有半边的身体突然浸入到粘稠的液体中。

黏糊糊的感觉十分恶心,隐约像是尝到了一点铁锈的味道。

那充斥口腔的气味陌生却熟悉...

【三山】线(3)

◎ooc属于我


自从带新人时期过去后,我就鲜少能和山姥切国広单独待在一个场所过。

再加上那孩子也总是会有意回避我的视线和我常待的地方,老实说,我见过他的次数屈指可数,更谈不上看见山姥切国広掩藏在布下的容颜。

久而久之,我对他最初的兴趣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消逝。


直到我第一次出阵的时候,我们之间,应该说是我对他的认识,再次加深,深到我开始有意无意追逐着他在本丸的每一处身影。


我不知道这种情绪是什么情绪,等我察觉的时候,我的世界开始产生了异变。

在我的视野中,除了本来的景色外,还添加了全是各种颜色的细线,密密麻麻的在长廊...

【三山】线(2)

◎ooc属于我

◎「」里是内心活动

为自己的文笔感到绝望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那是和那个阴沉的孩子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刚从锻冶室显现出来的我,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激动到要昏厥的女孩和随时准备接住女孩的披着一块脏兮兮的布的男孩。


比较靠后的男孩低着头沉默不语,头上的布遮挡了大半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脸色,和自称审神者的娇小女孩在我面前手舞足蹈着对比,十分显眼。


“……总之就是这样啦!”审神者开心地拉过身后的披布男孩,用一种自豪的语气道:“这位...

【三山】线(1)


◎第一次写三山
◎ooc属于作者
◎「」里是内心活动

初春的天总是会比冬天亮得早些。
作为这座本丸的初期刀兼近侍兼总队长,山姥切国広总是比任何人都睡得晚,起得早。
本来今天也会是一如既往的日常,却是在起床之时便产生了偏离。

“这是……什么?”

被生物钟准时叫醒的山姥切正准备掀起被子,却突然看到了右手的异状。
让他产生疑问的是右手小拇指底部有一圈细细的、泛着淡淡光芒的红线,顺着右手垂直到榻榻米上,向门口蜿蜒着往外延伸,完全不知道末端在哪。
山姥切皱了皱眉,左手伸向红线,手指却透了过去。
看着长长的红线,山姥切直觉百分百又是审神者的灵力躁动产生的异变。
决定先去找审神者问情况的山姥切刚半起身,才发现还有许多...

【狛苗】旧的结束 新的开始

*重度OOC X3

*短小注意


    “我……杀了人。”


    在一座旧教堂里,我坐在忏悔室的木椅上,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遮挡布,脑袋一片空白,只是把藏在心里很久、很久的秘密,十分简单地说了出来。

    “……那么,为什么您今天会突然想说出来呢?”黑布对面的声音听上去很年轻,是少年时期应有的嗓音。他停顿了很久,才接下我的话。

    “因为,”我感觉我的思维有些放空,但是一想到即将到来的时间,...

【狛苗】童话镇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以上再重复三遍

*短小注意

 

    在很久很久以前,南方大陆的海岛上,有一座奇幻小镇。

    小镇里有一条美丽的七彩河,小镇里的人们过着无忧无虑的七彩生活。

    小镇上四季如春,到处都充满着幸福的气息,这个小镇我们则称它为——童话镇。

 

    又是一个天空晴朗蔚蓝的日子,小红帽将面包和酒水塞进篮子里,铺上麻布避免灰尘入侵,准备去外婆家进行一...

【狛苗】旅人

第一章  命运的相遇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以上再重复三遍

 

    “我一定是被雾切桑给忽悠了。”

 

       在一座繁华小镇闹区的街道上,顶着兜帽、身穿黑斗篷的少年站在人来人往的闹区中心喷泉旁边,在躲过人群的拥挤后,又一次叹息道。

      「啊哇哇!苗木君你还好吗?脸色有些苍白啊。」在少年身边飞舞的白色兔子腰间的粉色围裙不断在空中飘...

+Kaede+:

QWQ最后一张。画了一下午还是没画完呜呜呜,有机会再修修

叶神生快!!!!!爱你

© 黑菟可爱多 | Powered by LOFTER